行业分析
行业分析最新资讯客户声音

  • 联系方式
  •  地址:长沙市芙蓉区人民中路228号

  • 行业分析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分析
  1. 2005年至2013年中国医改的变化

     

       2005年 新华网的一篇专稿:自国家相关部门对“市场化非医改方向”和“医改总体上是不成功”的总结反思之后,国内再度掀起了关于医改的讨论,这同时也引起了海外媒体的关注……西方媒体注意到:中国领导人已经认识到解决医改中存在的问题的迫切性。人们期待着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医疗体制改革的新方案早日出台。     

        目前中国“有病不医”现象严重

        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位驻京记者日前报道他的一个中国朋友的家人的就医经历:最近,我在中国的一个朋友来电话,谈到他父亲动一次大手术,仅请主刀医生吃饭,就花了一万多块人民币,更别提天价的医药费和私下送给医生的红包了。“我只有祈祷我妈别再有什么大病,否则我就要倾家荡产了。”他在电话中连连叹气。

        这篇题位《中国医改得了什么“病”?》的文章说,其实,他和他太太都是北京的“白领”,收入相当不错。而在浙江台州打工的女工尤国英遭遇就比他惨多了。尤国英最近因突发脑溢血,被送进医院抢救,3天花去1万多元医药费,经济窘困的家人无法再筹集医疗费,无奈之下,便在10月27日将尤国英送往殡仪馆。虽然后来由于殡仪馆主任的阻止和众多好心人的捐款,尤国英又被送回医院继续治疗,但这条“活人死葬”消息披露后,却在中国引起了争论。

        据统计,从2000年到2003年,中国医院的收入增加了70%,但实际上治疗的病人却在逐年减少。只有25%的城镇居民和10%的农村居民拥有某种形式的医疗保障,全中国约一半的人口在生病时无力接受医疗救助。中国卫生部对116个农村地区进行的调查显示,因疾病死亡的5岁以下的农村儿童中,约一半的人没有到医院接受救治,其中28%的人是因为无力预先支付医药费而被医院拒绝收治。

        这家英国报纸说,中国普通人看病看不起、吃药也吃不起的故事,如今每人都能讲出几件。有关部门承认,由于经济原因,中国约有48.9%的居民有病不就医,29.6%应住院而不住院。

        在世界银行看来,包括医疗在内的社会保障网络的欠缺是中国经济内需不足的重要原因之一。世界银行最新公布的《中国经济季报》指出,对大多数中国城镇家庭来说,住房、子女教育、医疗目前已成为家庭负担中的最主要部分,占据了他们收入的大部分。“未来养老、医疗及教育成本的不确定性影响着每个家庭的储蓄,而只有消除这种不确定性才能促进个人消费。”

        谈到近一半中国人“有病不医”现象的原因,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在今年7月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直言不讳:“问题的根源在于商业化、市场化的走向违背了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基本规律。”

        《金融时报》的文章说,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市场经济制度与公费医疗制度并行不悖、和平共处的国家。其实,除美国等少数国家外,大部分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都把卫生医疗看作是公共产品,由政府公款支付其主要费用,而且,这些国家中大多数政府都不打算对公共医疗制度实行完全的私有化和市场化改造。

        文章认为,即使对这些国家的公民来说,所谓的“公费医疗”亦非“免费午餐”,其费用其实早已由政府提前在比例颇高的入息税中预支了。但这种以税收来支付的公费医疗制度与中国的“用者收费”医疗制度相比,至少有两个优点:一、由于税基庞大,而且实行富者多纳的“累进税制”,保证了医疗费用的充裕性和医疗服务的公平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种制度不仅是富人补贴穷人,健康人补贴病人,也是同一个人发达时预贴窘困时,健康时预贴生病时;二、由于行医者(医生或医疗机构)与收费者(征税的国家)角色分离,也避免了行医者“乘人之危”向病人索取过高医疗费用的可能性。  
     

    核心提示:医疗卫生,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健康幸福。近年来,我市紧紧围绕解决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看病烦”问题,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为主线,全面推进公共卫生和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合理配置医疗资源,大力实施医疗惠民工程,构筑起遍布城乡的医疗卫生服务网,让群众生活更加健康。

    中国的医疗卫生制度曾有过辉煌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评估,中国在医疗卫生机会平等方面位列190个国家中的倒数第四位。

        西班牙的一家报纸说,实际上,中国的医疗卫生制度在历史上曾有过令人瞩目的成就。上世纪60年代,中国在医疗卫生方面比印度等其他发展中国家出色得多,成为最早根除所有传染性疾病的发展中国家之一。当时,80%的中国农民都能享受到一种由地方财政资助的很初级却很有效的医疗卫生网络的服务,所谓的“赤脚医生”是这个网络的主力,他们大都是接受过初级医疗培训的农民。但在农村公社解体后,这个初级医疗网络也消失了。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日前也以《中国的病人》为题就中国的医疗改革发表一篇署名文章说,自从中国的医疗制度转变为按市场经济原则办事以来,对大部分居民来说,无论是看病还是买药都变得昂贵,因此对目前的医疗供应状况表示不满。

        文章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对治病的费用感到失望。由于支付不起住院或治疗费而不治身亡的人数有多少,这是个无法统计的数字。但卫生部的调查结果表明,仅仅去年就有1400万本来需要住院的病人住不起医院。自从中国的医疗制度完全转变为按市场经济原则办事以来,对大部分居民来说,无论是看病还是买药都变得昂贵。住院会使整个家庭负债累累。这种情况不仅仅适用于像治疗白血病这样一些慢性疾病。就许多中国人而言,治疗小病也支付不起。

        目前占80%的农村居民没有医疗保险保护,他们必须自己承担所有的看病费用。对农民来说,看病是一个大开支项目,许多农民支付不起医药费。如果一个家庭有人需要做手术住院并且借不到钱,那么这往往意味着只有死路一条。但在城市居民中也只有约半数有医疗保险,而且这部分居民也仅仅得到最低限度的医疗保障,因为他们的保险只适用于遇到紧急情况、做大手术或者工伤事故,并规定被保者也要出很大一部分钱。

        中国医改的新方向

        西方媒体注意到:中国已经认识到解决医改中存在的问题;中国领导人已经认识到解决“经济发展迅速但社会发展缓慢无力”这一问题的迫切性。缓慢的社会发展必将对经济发展造成消极影响。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强化中国的社会服务,以“应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不平衡”。

        参加不久前在上海举行的“2005中国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会议的官员透露,一份关于国内医疗体制改革的新方案已经出台。

        据一位权威专家称,可以肯定,中国会坚持医疗服务以政府主导的公益性质不变,但也不会完全照搬某些国家的医疗体制模式。在转变政府职能、实行管办分离的同时,作为对公益性的补充,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办医院。

        这位权威专家表示相信:新的医改方案将更符合最多人群的利益,确实解决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阿彭)

      医改改变县级医院运行机制

      2013年1月闽侯县医院的一间优质病房内,76岁的肖桂花正躺在床上输液。1月16日,她在竹岐乡竹西村的家中不慎滑倒导致脑出血。家人赶忙把她送到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治疗。在福州治了四五天,女儿把她接回闽侯县医院继续住院疗养。“县医院环境不错,药品零差率销售,报销比例高,医护人员服务也很好。女儿就在附近上班,送饭、照顾都很方便。”肖桂花满意极了。

      闽侯县医院和连江县医院于2011年成为我省首批试点综合改革的县级公立医院。医改包含哪些具体内容?普通百姓可能并不了解,但他们已开始享受医改带来的诸多实惠。

      肖桂花所住的优质病房是闽侯县医院启动综合改革后推出的一项服务举措。医院在骨科、普内科、心内科、普外科开展优质护理服务,护士要对负责的患者提供全面的整体护理,包括基础护理、病情观察、用药、治疗、沟通和健康指导等。去年9月1日开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开始按进价卖药,减少的药品加成部分,由县政府财政将按实补助。不仅如此,近两年医院添置进口CT、彩超、核磁共振设备等大型医疗仪器,改造体检中心,增加儿科、康复科床位,新建医技大楼等,全都由政府埋单,总拨款超过3500万元。“我们的设备不输给市区的大医院,以前要去福州才能做的检查,现在我们医院就可以做了,患者不用再两地奔波。”闽侯县医院院长何国华介绍。

      “这次医改政府投入很大。这不是简单的拨款,而是从根本上改变了医院的运行机制。”何国华向记者坦言,医院卸掉了这些不必要的经济包袱,就可以有效避免“以药养医”或“以不必要的检查来补医”,切实减轻患者的负担;医院也可以更专注地抓管理和服务,通过优质服务来提高患者的满意率和门诊量,从而带动医院整体发展。

      去年11月,闽侯县医院在医改基础上,又启动了新农合住院支付方式改革试点工作,实行按病种(组)支付。这项改革,由县医院和县新农合管理中心共同协商选择医疗服务和用药情况易于标准化的12个病种(组)进行试点,根据前一年的运行等情况,测算每个病(组)定额支付标准。参合人员因患试点病种(组)的疾病住院就医的,医药费要控制在定额以内,超额的费用由医院自行承担。这种改革方式,使医院必须严格控制病人的医药费,避免“过度医疗”,让病人少花钱、看好病。

      支付方式改革试行得效果如何?闽侯县新农合管理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以腹股沟斜疝病为例,实行支付方式改革的前2个月,闽侯县医院实施的9例腹股沟斜疝手术,次均费用、人均自付费用、报销范围外费用比例、实际报销比例分别为6785.66元、2261.77元、12.24%和66.67%。实行支付方式改革后2个月,闽侯县医院共实施17例腹股沟斜疝手术,次均费用、人均自付费用、报销范围外费用比例分别降到5440.88元、1785.41元、10.51%,实际报销比例提高到67.19%。目前,这一制度还在不断探索和完善中。

      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据统计,2005年我市每100个农民中住院就医的仅2.84人,去年这个数值已提高至8.05人,“这说明新农合实施后,广大农民的就诊需求得到释放,提升县级公立医院的服务能力迫在眉睫”。何国华则告诉记者,医院的近300张床位快不够用了。

      最近,闽侯县计划在县医院旁征地27.3亩,新建一座20层以上、总面积2.6万平方米以上的病房大楼,预计总投资1.5亿元。届时,县医院的床位总数将达550张。连江县医院也由政府投资1.2亿元,新建了总面积2.5万平方米、设置400张床位的新病房大楼。去年10月起,连江县医院启动药品零差率销售,预计一年可减轻群众医药费近800万元。

      社区全科医生让居民省钱省心

      2013年2月2日上午10时,虽然是周六,但是台江区瀛洲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依然人来人往,几个全科医生诊室都有居民在就诊。“高压120、低压70,血压正常,春节期间要注意清淡饮食。”1号诊室内,全科医生陈铭对71岁的林宝香叮嘱道。

      林宝香家住排尾新村,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常客”。2年前,他初次体验全科医生签约服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水平行不行?林宝香还是有些怀疑的。但这种疑虑很快就被全科医生陈铭打消了。

      原来,10多年前,林宝香就得了高血压病,单位的医生给他开了一种叫尼群地平的药。后来,只要感觉血压高了、身体不舒服,他就吃尼群地平。“以前我并不觉得10年吃同一种药有什么问题,也没测量血压观察服药效果。认识陈铭医生,我才知道高血压病与气候等很多因素都有关,不同时期用的药也不一样,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林宝香的血压还是很高,尼群地平显然对他没什么作用。陈铭医生建议他换药,他们用了近半年时间来调整用药,渐渐地,林宝香的血压降了下来,至今一直非常稳定。

      去年初冬,林宝香在散步时发现自己有胃出血的症状,赶紧去附近药店买药吃。血止住了,他以为这就没事了。但细心的陈铭医生并不这么认为,尤其了解到老人在20多年前得过胃溃疡后,让他立即到医院做个胃镜检查。没想到,这一查就发现,林宝香的胃部已有病变。“动完手术,主刀医生直说我幸运,因为胃癌很难在早期发现。多亏了陈铭医生,否则再拖个一两年,后果不堪设想!”

      作为我市全科医生签约服务试点单位,瀛洲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组建了覆盖全街道的6支社区卫生服务团队,每个团队都有全科医生。居民通过签约服务,在社区内就可以预约常见病、多发病诊疗,进行慢性病保健、老年人保健、妇幼保健、健康咨询等专业指导。当病情需转到大医院诊治时,全科医生可利用“双向转诊”为居民及时提供二、三级医疗机构的快速转诊服务。

      小病在社区看,大病转诊去大医院看,这样的就医模式,林宝香非常满意。“在大医院看病几分钟,排队却要几小时,还不包括在路上耗费的时间和车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近,医生专业,可以预约上门服务,药品还是零差率销售,省钱又省心。”林宝香说,他年纪大了,孩子们也不放心他单独去医院,但又不可能每次都请假陪他去。“我步行3分钟,就能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每天我都来量血压,有什么问题当场咨询医生,还学到不少知识!”林宝香介绍,全科医生们一般上午坐诊,下午就到社区处理预约就诊,或开展一些宣传讲座活动,是居民身边贴心的医生朋友。瀛洲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郭实告诉记者,全科医生的家庭医生式服务深受居民欢迎,辖区已有3000多名居民签约这项服务。

      2011年,我市在城区11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试点全科医生签约服务。去年开始,全科医生签约服务试点工作正逐步推广到全市。

      医疗软硬件建设稳步推进

      1个多月前,位于尤溪洲大桥旁、桥梁公园对面的台江区宁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成投用,结束了宁化街道没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历史。这个好消息让住在福瑞社区的林依姆高兴不已。以前她的孙女接种疫苗得去义洲街道,现在在家门口就可以接种,“新中心还给小孩配备了游戏等待区,有的玩就不易哭闹,带孩子打针省心多了”。

      宁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总占地面积约12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800平方米,包括全科医疗诊室、中医特色康复室、化验室、B超心电图室等基本医疗服务科室,以及预防接种门诊、儿童保健室、妇女保健室等公共卫生服务科室,按国家级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标准建设。一楼大厅中央的“健康小屋”格外引人注目。小屋内配备了血糖仪、血压仪、肺功能测试仪、身高体重测量仪、人体成分分析仪等。记者光脚站上人体成分分析仪,1分钟不到,检测结果就出来了,身体代谢情况、脂肪情况、体型判定、健康指数等一目了然。“居民可以在健康小屋自助检查,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得到医生的专业建议,加强对身体健康的自我管理。”中心负责人介绍。

      宁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投用只是我市不断推进医疗惠民工程的一个缩影。去年,我市共改造提升4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21所乡镇卫生院,对新成立的3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设备标准化配置,安排1024所村卫生所进行标准化建设。我市还在全省率先推行尿毒症参合患者“定基本服务包,免费血液透析”试点,通过提高新农合补偿标准、定点医院减免收费和实施农村医疗救助“一站式”服务等措施,减轻患者负担;将左旋多巴等临床必需、价格低廉的省级中标药品增补纳入新农合报销范围,满足农村群众常见病、多发病的治疗需要;还有200家村卫生所纳入新农合普通门诊定点,实现村卫生所新农合门诊补偿即时结报。到今年第一季度,全市2193家村卫生所将基本实现药品零差率改革,并建立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长效机制。

      与此同时,福州神经精神病防治院新病房楼、闽清精神病防治院综合楼、福州肺科医院负压病房、福州儿童医院病房楼、福清市医院新院、福清市妇幼保健院新院、永泰县医院门诊综合楼等一批项目正在加快建设。市二医院内科病房综合楼、市中医院病房楼等项目力争今年动建。医疗服务质量也在不断提高。目前,我市大部分二级及以上医院都实行双休日和节假日门诊,并实施优质护理服务试点。12320热线等为市民预约诊疗提供方便。部分医院还配备排队叫号及报告单自助打印系统,实行B超等床边检查服务,群众就医流程和就医体验得到改善。此外,我市还完成居民健康信息平台建设,实现全市城乡居民健康信息统一存储、智能管理。